华东15选5开奖查询|华东15选5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
您的位置:首頁 > 科研 > 建言 > 正文

鄭艷:雨花燈影共春景


2019-04-01 15:51:06      來源: 《山東社會科學報道》2019年2月15日第81期     責任編輯:李萍     人氣:

花火競起

正月為農歷元月,古人稱“夜”為“宵”,所以把一年中第一個月圓之夜即正月十五稱為元宵節,又稱“元夕”“上元”或是“燈節”。良宵元夜,燈月留影,這個月圓之夜,在人們的生活中有著不尋常的意義。

除夕伊始,人們關門團年,在新舊時間轉換的過程中,暫時中斷了與外界的聯系,隨后人們打破靜寂,用喧天的鑼鼓和舞動的龍獅開啟又一年的熱鬧。

元夕是色彩斑斕的節日,而華彩燈火是這不夜天的重中之重。元宵張燈源于古時以火驅疫的巫術,隨著佛家燃燈祭祀的風習流播中土,后逐漸演變為元宵張燈的習俗。

隋唐以前,元宵張燈的記述很少見,而城市夜生活的興起促進了元宵張燈活動的擴布。到了隋朝,京城與州縣城邑的正月十五夜,已成為不眠之夜。唐代,京城里取消了正月十四、十五、十六三夜的宵禁,人們可以徹夜自由往來,即所謂“金吾不禁”:

火樹銀花合,星橋鐵鎖開。暗塵隨馬去,明月逐人來。

游伎皆秾李,行歌盡落梅。金吾不禁夜,玉漏莫相催。

——【唐】蘇味道《正月十五夜》

宋代,元宵燈火更為興盛,張燈的時間由三夜擴到五夜,燈籠制作也更為奇巧,諸如沙戲燈、馬騎燈、白象燈、人物滿堂紅燈等燈品都有記載。

宋元易代之后,元宵依然傳承,只不過因為一些緣由,燈節如同其他娛樂節日一樣受到限制。明代全面復興宋制,永樂年間元宵放燈延至十天,京城百官放假十日,燈節迎來又一個高潮:

有燈無月不娛人,有月無燈不算春。春到人間人似玉,燈繞月下月如銀。

——【明】唐寅《元宵》

元夜燈月相映成趣,賞心悅目,人們穿梭其中,甚是熱鬧,也算是記憶中元宵節依然歡樂的歷史佐證。

燈彩之外,元宵節的斑斕還有飛騰的焰火。宋時,皇宮觀燈的高潮便是施放煙火。明清,焰火品類逐漸繁盛,諸如線穿牡丹、水澆蓮、金盆落月等也是奇巧無比。元夕之夜,張燈放花,群相宴飲,這便是舊時人們常說的“鬧元宵”,似乎空氣里都彌漫著又一春的喜氣與艷麗。

然而,在社會急劇變革的當代,舊時的一些時間節點所承載的意義已漸漸被現實的日常生活所消解,人們好像慢慢失去了一些感受和興趣,繁復的節氣和節日也開始慢慢簡化為吃些什么就過去的日子。

當然,我也并不確定是否應該把每一個時間節點都過成往日時光的再現。我只是覺得,時間自有它的曼妙,大抵如人飲水一般,每個人也都有自己偏愛的段落。

我們覺得變了的,可能始終都在,只是換了一個方式而已。看到的是落地為塵,看不到的是入土化泥。我們走到此時,經過一個個春夏秋冬,有時沉寂,有時蓬勃。這,便是自然告訴我們的道理。

四時有序,萬物共生。而人,也在此中。

天一生水

太陽運行至黃經330度時,即為雨水,屬于農歷正月中期。《釋名》云:“雨,水從云下也。雨者,輔也,言輔時生養”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曰:“正月中,天一生水。春始屬木,然生木者必水也,故立春后繼之雨水。且東風既解凍,則散而為雨矣。”春生萬物,需要雨露的滋潤才能夠成長,所以人們常言:春雨貴如油,正是大好的雨水時節。

從公歷2月19日前后開始,每五日為一候,雨水共有三候:

雨水初五日,一候獺祭魚。雨水之日,水獺開始捕魚,然后將魚擺在岸邊如同先祭后食的樣子。

雨水又五日,二候鴻雁來。五天過后,大雁開始從南方飛回北方。

雨水后五日,三候草木萌動。又五天過后,小草、樹木等開始發芽,綠意盎然的春天已然悄悄地來臨。

早些年,我們生活的世界相對更簡單一些,人們對于自然有著更多的關注和感知,大概每天都能發現世界有了些變化,也正是這些變化催促著人們的生活做出一些調整。《禮記·王制》曰:“孟春之月,獺祭魚,然后虞人入澤梁”。“虞人”,掌管山河、苑囿、畋牧之事。雨水之后,人們跟隨著水獺的節奏,也開始進入河湖打魚。《通典·諸雜祠》又曰:“東晉哀帝欲于殿前鴻祀,以鴻雁來為候,因而祭之,謂之鴻祀”。鴻雁到來,人們要祈禱順遂。那時,動物的生活具有節律感,人們的日子也更有儀式感,相輔相成之中,盡顯物我合一的觀念。

雨水之日有雨,在農人眼中是大吉之事,農諺有曰“雨水有水年成好,雨水無水收成少”說的就是這個道理。舊時,人們也會在雨水之際進行“占稻色”的習俗,算是對未來的一種預測。所謂“占稻色”就是通過爆炒糯谷米花,來占卜是年稻獲的豐欠:如果爆出來白花花的糯米多,則是年稻獲的收成越好;如果爆出來的米花少,則意味著年景不好。南宋時期,爆炒糯谷多在元宵節前后進行,元代開始有了雨水占稻色的記載。到了明代,“爆谷”不僅能預卜莊稼收成,還能占喜事、問生涯:

東入吳門十萬家,家家爆谷卜年華。就鍋拋下黃金粟,轉手翻成白玉花。

紅粉美人占喜事,白頭老叟問生涯。曉來妝飾諸兒女,數片梅花插鬢斜。

——【明】李詡《爆孛婁詩》

雨水節氣始于七九,河冰解融,水波流動,大雁北歸,草木萌動。當一場細雨悄無聲息地飄落,喚醒了凝結已久的大地,草開始變青,柳開始抽芽,花兒慢慢含苞待放,萬物開始欣欣向榮,春天的氣息仿佛在一瞬間就變得濃厚起來了……農人們忙于農事,多半無暇也沒有閑情抒懷,詩人們對春天的感覺倒是隨著滴滴細雨逐漸清晰起來:

古木陰中系短篷,杖藜扶我過橋東。沾衣欲濕杏花雨,吹面不寒楊柳風。

——【宋】志南《絕句·古木陰中系短篷》

春天的綿綿細雨,也許給人帶來無限欣喜,也許給人無限憂傷。雨疏風驟,潤物如酥,忘了青春,也誤了青春,這便是更為敏感的詩人們的訴說。

乍暖還寒時候 火樹銀花不夜

記憶中,人日之后,無論白晝,大街小巷上幾乎都是五彩繽紛的樣子,較之新春時滿目的鮮紅有了一些些改變,更加斑斕,也更加熱鬧。

這個段落正值初春,雨貴如油的時候;

這個段落恰逢元夕,花放千樹的節日。

雨花燈影里,又是一年春好處。

(作者系山東社科院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員)


华东15选5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全天个位计划 大赢即时比分 北京pk拾软件手机版 北京pk10手机免费计划 2018超准十码中特期期 微信玩牛牛赢钱技巧 金鼎娱乐 ag电子游戏最新网站 天地彩官网 重庆时时彩稳赚计划群